乐鱼官网

校園快訊
當前位置: 乐鱼官网
>新聞中心>校園快訊

羅風文社|揚州三月,赴一場文學的約會(一)

時(shi)間: 2021-04-15 瀏覽(lan)量: 作者:

3月27日至(zhi)28日,第(di)十八(ba)屆葉圣陶杯全國中(zhong)學生新作(zuo)文(wen)大(da)賽(sai)總(zong)決(jue)賽(sai)邗江中(zhong)學賽(sai)點于揚州(zhou)成功舉辦。該(gai)大(da)賽(sai)是業(ye)內(nei)最具權威性(xing)(xing)與專業(ye)性(xing)(xing)的(de)全國性(xing)(xing)作(zuo)文(wen)大(da)賽(sai)之一,今年總(zong)決(jue)賽(sai)入圍率(lv)約(yue)為0.7%。溫州(zhou)八(ba)高的(de)14名同學有幸(xing)邂逅(hou)了這(zhe)場(chang)文(wen)學的(de)盛(sheng)會(hui)。

 

參加一場文賽(sai),結識(shi)一群人,感(gan)受一座城,打開一扇窗。

溫八高微信公(gong)眾號現推出“羅風文社”專欄。我以我眼觀世界,我以我筆寫我心。

讓我們循著葉杯參賽同(tong)學的文字,一探詩仙李(li)白“煙花三月下揚州”的韻味。

——編者(zhe)按

 

 

格物(wu)致知,文以載道   

揚州(zhou)一行,于我而言(yan),是一趟(tang)精神之旅。

    揚州,之一(yi)以“瘦西湖”而聞名。于我而言,這個園子真正觸動我的地方,在于那片林子。它的茂密與繁盛,自然而靈動,讓人感慨它強大的(de)生命力(li)與看破世間沉浮(fu)興衰、悲感愁情(qing)的(de)犀(xi)銳眼睛。駐足遙(yao)望,在多(duo)年前(qian)的北平,史鐵生也當是在這樣的樹(shu)下,寫下那段話:

    你(ni)憂(you)郁的(de)時候(hou)它們鎮(zhen)靜(jing)地站在(zai)(zai)那兒,你(ni)欣(xin)喜(xi)的(de)時候(hou)它們依然鎮(zhen)靜(jing)地站在(zai)(zai)那兒。

     生命與永恒。

   之二的事(shi),便(bian)是比賽。出發前,從開頭到結尾,每一個(ge)細節,我(wo)都做了細致(zhi)的打磨(mo),自以為(wei)做了“充分”的準備。但當我真正坐在考場上,坐在陌生的教室,面對著陌生的監考老師,腦子里反復飛馳的舊學識,只留下一片凌亂。我想起葉清太老師曾對我說的一句話: “孩子,你要靜下來,靜下來。”我嘗試靜下來,不再想那些虛無縹緲的東西,我要找到自己。

   就像(xiang)寧(ning)肯先生說的(de)那樣(yang),我有(you)兩個我,一個真實的(de)我,一個隱(yin)藏的(de)我。

    我應當尋(xun)找(zhao),尋找(zhao)一個真實(shi)的我,抑或一個隱藏的我,而不是虛假的我。那些句式句法,無(wu)論是歐亨利還是莫(mo)泊桑(sang),都不是我的(de)東西。

    幻(huan)化自然,雋永悠長。

    揚州自(zi)古(gu)而來便是(shi)好地方。

  行在(zai)揚州,常有發現。

——高二(9)班 葉博文

 

 

好夢(meng)寄予揚(yang)州(zhou)

『我(wo)把一個小愿(yuan)望 藏在了揚州三月的(de)風里 期(qi)盼它漂洋過(guo)海 帶來佳(jia)音(yin)』

當(dang)得(de)知入圍葉杯的(de)消息時,我(wo)是心喜的(de)。我(wo)從沒想(xiang)過(guo)自己偶有(you)興(xing)趣寫下文字的(de)習慣能帶(dai)我(wo)走到一個更(geng)大的(de)平臺,畢竟一直(zhi)以來,我(wo)都認為(wei)自己并沒有(you)驚人的(de)文學才華,但這個喜(xi)訊(xun)告訴(su)我“你其實不賴”——對一個缺乏自信的人來說,這是一句多么浪漫而又美好的肯定啊。

相(xiang)較于“比賽”,我(wo)更愿(yuan)意稱呼(hu)其(qi)為一次“游學”、一次“歷練”,不僅僅是(shi)因(yin)(yin)為(wei)這(zhe)會讓我保持(chi)平和的心(xin)態,更是(shi)因(yin)(yin)為(wei)這(zhe)能讓我正視這(zhe)次活動的真正意義——不僅在于比個高低名次,更在于了解一個更大的(de)世界。

我(wo)很慶幸,我(wo)做到了。

來(lai)到揚(yang)州,是(shi)什么(me)感覺?

是撲面(mian)而來(lai)的文化古韻——在老街,所有房屋都不能超過文昌閣——出于對文化的崇敬與保護,是老師課(ke)上曾說到的“在我們揚州,地勢平得是一眼望不到邊的”,是瘦西湖山水花草的寧靜,是東關街的熱鬧與喧囂……

到(dao)揚州看(kan)(kan)看(kan)(kan)”也成為我“去世界看看”的又一個小站點。

快進考(kao)場時,遲(chi)鈍如我,被猝(cu)不及防(fang)的(de)緊(jin)張(zhang)鬧得手(shou)足(zu)無措,手(shou)心的(de)汗也浸透了整張(zhang)紙巾。“上一次這么緊張是什么時候?”我試著轉移注意力來放松自己……

“放(fang)輕松不要想(xiang)著贏(ying),想(xiang)著怎么把眼前的事(shi)做好。”

“加(jia)油(you)啦,相信你自己,就(jiu)像我相信你一樣。”

“來(lai)到(dao)這兒,你就已(yi)經賺了。”

的寬慰(wei),透過時(shi)空來到(dao)我身邊,我慢(man)慢(man)地(di)深呼吸,調整自己的心(xin)態。

“叮——”長(chang)久的鈴聲(sheng)驅散了(le)我(wo)所有的雜念,看著米黃(huang)色的卷紙,握著熟悉的筆,我(wo)用心寫(xie)下與“粥”有關的故事,“粥粥復年年,兜(dou)兜(dou)轉(zhuan)轉(zhuan),終(zhong)究是你”

在回程的動車上,我細細回味這次研(yan)學。

“沒留遺(yi)憾吧?”他問。

“嗯!沒留遺憾。”我堅定地回(hui)答道。

“無憾,足矣。”

——高二(1)班 吳雅琪

 

 

春風十里揚州(zhou)路

這次揚州之行,無論結果如(ru)何,對我來(lai)說(shuo)都是(shi)收(shou)獲,參加葉圣陶(tao)(tao)杯(bei)雖然只(zhi)是(shi)一(yi)念之間的(de)事,但(dan)是(shi)也(ye)許(xu)沒有當初那(nei)一(yi)秒的(de)堅(jian)(jian)持(chi)(chi)(chi),現(xian)如(ru)今一(yi)切(qie)都會(hui)有所(suo)不同(tong)。人生很多時候都需要咬(yao)牙(ya)堅(jian)(jian)持(chi)(chi)(chi),堅(jian)(jian)持(chi)(chi)(chi)和不堅(jian)(jian)持(chi)(chi)(chi),區別很大。揚州這座城(cheng)市(shi),因為葉圣陶(tao)(tao)杯(bei)顯得更不平凡(fan),也(ye)許(xu)是(shi)從(cong)(cong)來(lai)沒有想過自己也(ye)有機會(hui)得到葉圣陶(tao)(tao)杯(bei)的(de)入(ru)場券,也(ye)許(xu)是(shi)從(cong)(cong)未有過的(de)第一(yi)次經歷,所(suo)有的(de)一(yi)切(qie)在(zai)來(lai)到賽點的(de)那(nei)一(yi)刻,都化(hua)作所(suo)謂的(de)值得與期待(dai)。

短(duan)短(duan)兩天半,承載的不(bu)僅是(shi)我對(dui)(dui)自己的期(qi)許(xu),更是(shi)對(dui)(dui)未(wei)來(lai)人(ren)生路的憧憬。這次比賽,讓(rang)我更加感謝當初那個奮不(bu)顧身、勇敢的自己。也(ye)許(xu),人生需要(yao)有一次挑(tiao)戰自己的(de)機遇(yu),也應有直面挑(tiao)戰的(de)豪情壯(zhuang)志,這(zhe)是(shi)作為少(shao)年的我(wo)們應該展現的姿態

在(zai)排隊報(bao)到(dao)時(shi),夾雜著(zhu)激動與緊(jin)張感(gan),握著(zhu)那(nei)個參(can)賽選(xuan)手專屬的馬甲與吊(diao)牌,那(nei)份沉甸(dian)甸(dian)的滿足感(gan)在心(xin)頭化開,那(nei)一刻,我(wo)為我(wo)自(zi)己點贊。

淮左(zuo)河畔,竹西佳(jia)處,我(wo)用文字書寫這座美(mei)麗的(de)城市,我(wo)把自己的(de)點點詩(shi)情片(pian)片(pian)詩意(yi)鑲嵌在這(zhe)座(zuo)江南古城里,也(ye)有緣(yuan)來到了(le)邗江中學,目睹(du)了(le)這(zhe)所重高的(de)(de)風姿。生(sheng)銹了(le)的(de)(de)桌椅是歷(li)史的(de)(de)剪影,泛黃的(de)(de)公告欄是時間的(de)(de)積(ji)淀。

兩小(xiao)時的(de)寫作,時間流淌飛速,先是拿到題目的滿腦空白(bai)與絕望,后是(shi)慢慢平復心情細細審題(ti),著實(shi)不易。不過值得肯定(ding)(ding)的是,在我周圍(wei)坐(zuo)著的一定(ding)(ding)會有文壇的“明日之星”,天吶,想(xiang)想(xiang)便覺得(de)大賺一筆啊!考(kao)試結束后(hou),和同行的(de)同學走(zou)得過(guo)于匆忙,而不(bu)巧的(de)是,這一(yi)快,便錯過(guo)了(le)隨機采(cai)訪的(de)機會,仔細想來,算一(yi)個遺憾。可能生活便是如(ru)此,有時,你(ni)得慢下來,停下來,回首走過的路(lu)。

無論如何,我來過(guo),我看過(guo),我經歷過(guo),便足夠了。因為這拼湊起的便是一整(zheng)個花(hua)樣年華里(li)的一部分,也我們平淡無奇(qi)的高中生(sheng)活增色不少,所(suo)有(you)走過的路(lu)都該被銘記與(yu)紀念。沒有(you)遺(yi)憾與(yu)后悔,只有(you)那一句我來的值得且珍貴”。也特別感謝同行(xing)同學與家長老(lao)師的陪(pei)伴,在煙花三(san)月里(li)溫暖(nuan)著我們,不(bu)過唯一要吐槽就是(shi),來了(le)(le)趟揚州竟然(ran)沒(mei)吃到炒飯,哎,差不(bu)多了(le)(le),差不(bu)多了(le)(le)……

——不過還是要說一(yi)句,東關街(jie)的半仙(xian)豆腐是真(zhen)的很好吃(chi)哦(e)!——高二(1)班 王奕璇

     

 

揚州(zhou),來日方長(chang)

“天(tian)下三(san)分(fen)明月(yue)夜(ye),二分(fen)無賴(lai)是(shi)揚州(zhou)”,這是(shi)張若虛對揚州(zhou)的評(ping)價;“故(gu)人(ren)西辭黃鶴樓,煙花三(san)月(yue)下揚州(zhou)”,這是(shi)李白眼中關于揚州(zhou)春(chun)天(tian)的印象(xiang)。這次很有幸,因葉杯決(jue)賽,以文學之名,來到遷客騷人(ren)筆(bi)下的揚州(zhou),去感受(shou)三(san)月(yue)的她。

得(de)知自己進入決賽時,內心(xin)是很激(ji)動的——因為能從那么多優秀的同學里突圍。但很快,激動之情就被緊張、擔心、憂慮等情緒所替代。一想到要與全國各地那么多的文學特長生一同競爭,就覺得自己的實力仍顯不濟。如果別人都獲獎了,自己卻空手而歸,豈不是很尷尬……

   比賽那天(tian)早(zao)上,正好跟肖老(lao)(lao)師一(yi)起吃早(zao)飯,向他(ta)講了內心的(de)緊張(zhang)。肖老(lao)(lao)師的(de)一(yi)番話(hua),減輕(qing)了我的(de)壓(ya)力,“你們能夠過來,就已經很優秀了”,被認可的感覺,令人寬慰。在進考場前,內心都是平平淡淡的,不很緊張。

拿(na)到(dao)卷子時,看到(dao)題目,心(xin)里(li)一想,“好難,沒思路,咋辦咋辦”,心里的石頭逼得我喘不過氣來。“要學會轉移視線”,盯著窗外看了一會,慢慢地平靜下來,先在草稿紙上大致寫了幾個關鍵詞,后來就像脈絡被全部打通一樣,很快就列好了提綱,于是便開始動筆……

寫完竟還有二十分鐘,再全篇瀏覽三遍,又(you)修改一些小瑕(xia)疵(ci),終放下了筆。

生活,常給你以窘(jiong)迫,而你,要學會(hui)從容(rong)。揚州,來日(ri)方長。

——高二(3)班  徐翎晴

 

策(ce)劃: 校辦(ban)

圖文: 葉博文、吳雅琪、王奕璇、徐翎(ling)晴(qing)等

排(pai)版(ban): 周禮毅

校稿: 肖德昶

審核: 高瓊林


密碼:
乐鱼官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