乐鱼官网

媒體聚焦
當前位置: 乐鱼官网
>新聞中心>媒體聚焦

全國教育精英研討教學提升 溫八高群英會(轉自溫州都市報)

時(shi)間: 2018-11-27 瀏覽量: 作者: 樂魚(yu)官網

    11月24日,省內(nei)外300多名(ming)校長、教(jiao)(jiao)師匯聚樂(le)魚(yu)官網,參加全國中學課堂教(jiao)(jiao)學質量提升研討會。此次(ci)會議有三(san)大(da)亮點: 校長論壇展校園風(feng)采;名(ming)家(jia)講座分(fen)享教(jiao)(jiao)改經驗;教(jiao)(jiao)師賽課切(qie)磋(cuo)交流。溫都記(ji)者圍繞三(san)大(da)亮點,為你呈(cheng)現精彩片段。

校長論(lun)壇

主講(jiang)人: 吳長青(樂魚(yu)官網校長)

主題: 文化(hua)浸潤下不一樣的八(ba)高發展之路

關鍵詞(ci): 一條(tiao)信息,一名(ming)學生,手機管理痛點

    吳(wu)校長一(yi)開講(jiang)就通過一(yi)條信息、一(yi)名學生(sheng)講(jiang)起八高之變。

    這條信息來自于教育改革家魏書生(sheng),他說: 八高之行,受(shou)益(yi)良多,一棵棵大樹,都講述著動人的故事,一條條道路都散發著文化的氣息,老師愛崗敬業,學生樂觀向上,兩年邁了兩大步。原來,去年魏書生自育自學聯盟校第一次(ci)會議在該校舉(ju)行。八高的變(bian)化,魏書生看在眼里寫下(xia)來。

    學生是指2018屆陳祎雨,今年高考裸分679分,全省第802名。吳校長說,當年她被錄取時,成績排在所在區的2000多名。從區2000多名到省802名,足見其在八高的成長。她成長的背后是八高高考成績的變化——去年、今年,該校一段(duan)人數(shu)均(jun)超290人,二段(duan)率超95%。

    說完變化,吳校長問: “在生源不具優勢的前提下,八高卻在高考、競賽、體藝等方面實現彎道超車,秘訣(jue)何(he)在?”

    他開始講述文化浸潤下的八高發展之路。吳校長闡釋了校園的核心文化“潤精神以育養”和制度、物質、行為文化等內容。其間,他直擊痛點: 如何管(guan)理學生(sheng)的(de)手(shou)機?如(ru)何落實常規管(guan)理中的(de)吃睡練(lian)……

    “學生進校門,手機要上交” “寢室是睡覺的,食堂是吃飯的,教室是學習的(de) ……”吳校(xiao)長(chang)用大白(bai)話闡釋“明(ming)規范以正行”的(de)制度文化。“八高的(de)老師,走紅毯,聽學生寫的評語……”吳校長通過講述教師節前后的校園場景,闡明八高的行(xing)為(wei)文化“達人際之和諧”。

主講(jiang)人: 張萬瓊(西(xi)南師大附(fu)中校長)

主題: 繽紛教(jiao)育(yu) 讓每一個生命(ming)精彩(cai)綻(zhan)放

關鍵詞: 兩次被掌聲打斷的演講、班史司

    來自重慶的張校長說,讓生命煥發多樣精彩的教育就是繽紛教育,而繽紛教育不只包括學生,還包括教師。她列舉了學校對教師專業成長的做法,并講(jiang)述(shu)了(le)對教師的關(guan)愛之舉。

    “女老師多,生二胎的不少,我們就開了校內母嬰生活館。”說到這里,臺下響起掌聲,張校長的演講被打斷。她又說,學校為畢業年級的教師按1比1的比例配牛奶、酸奶等,為避免浪費,其他年級根據調研情況配備。這一次,掌聲又響起。

    張校長說,此舉目的是為了盡可能給教師尊重,這樣教師才能安心為校、安(an)心為(wei)生。

    談到學生的“繽紛”,張校長提到班史司、門窗員等名詞。她認為,最好的教育是自我教育,最好的管理是自我管理。因此,該校創設“四級六部制”,讓學生自治。

    “門窗員負責門窗管理,班史司記錄班級事務……還要輪崗。”她說,“四級六部(bu)制”就(jiu)是要(yao)讓班級每個學生(sheng)都有事“管”,在管理中鍛煉責(ze)任(ren)意識。

主講人: 韓(han)忠(zhong)玉(山東濰坊四中校長)

主題(ti): 信心(xin)教育 激發潛能

關鍵詞: 天下第一操、課堂激勵99例、三張照片

    韓忠玉管理的是一所有6000名學生的學校。他踐行的是自己創設的“信心教育法”。在一段名為《天下第一操》的視頻中,學生邊跑操邊喊著“四中學生 潛力無窮 自強不息 我要成功”的口號。 韓忠玉說,跑操已成為激勵學生成長信心的課程,口號(hao)由班級制(zhi)定,著力于(yu)激勵信心,提升(sheng)精氣神。

    信心教育也貫穿于課堂和作業批改中。 韓忠玉編寫《教師課堂激勵用語99例》指導課堂教學,意圖通過教師的激勵讓學生體驗成功。如,“XX聽得認真,請你回答!” 他還建議教師在批改作業時用“繼續保持這個勢頭,我看好你(ni) ”等表(biao)達。

    接著,他用照片的故事闡述如何讓科學人文的管理滲透信心教育。他說,考試后,成績優異的學生與進步大的會和校領導、教師合影,學校印出三張,一張存檔、一張貼在宣傳欄、一張學生帶回家。“讓他感受進步和成功的喜悅(yue),更加(jia)自信(xin)。”

名家講(jiang)座

主講人: 程(cheng)紅兵(bing)(深圳明德實驗(yan)學校(xiao)(xiao)校(xiao)(xiao)長, 上海建平中學原校(xiao)(xiao)長)

主題: 核心(xin)素養與智慧課堂

太陽是活的嗎?

    “所有的職業拼到最后拼什么,拼的是耐力,一輩子在學習、在思考、在研究、在表達的人,在這個崗位一定是頂尖人物。”開講不久,程紅兵就以馬拉松喻人的成才,“如果前期就把體力耗盡,后面怎么跑得下去。用跑百米的心態去跑人生馬拉松,這要出事。所以,核心素養是什么?是一輩子的事情。”

    程紅兵說,教師、校長要做預言家,教育不是為了今天,而是為學生想象不到(dao)的未來做準備。

    基于核心素養,課堂如何建設?程紅兵認為,要創建有文化含量的智慧課堂,要把孩子的思維打開,讓孩子昂首挺胸走向未來。他引用杜威(美著名教育家)的觀點,“不斷改進教學方法的唯一直接的途徑就是把孩子放在必須思考(kao)和考(kao)驗(yan)思考(kao)的情境(jing)當中(zhong)。”

    他以“初中生物第一課: 生物的定義和判斷標準”為例說明教師如何引發學生思考。

    美國一位名(ming)叫(jiao)薩(sa)拉的(de)老師(shi)一上(shang)課就提問: 太陽是活的(de)嗎?

    問(wen)題(ti)一出現,就引(yin)發孩子思(si)考。至少有3個答案: 是、不是、不知道。

    接著,老師怎么辦?讓孩子按主張分組,主張“不是”的A組與主張“是”的B組辯論,努力爭取主張“不知道”的C組成員加入自己一方。誰爭取的多,誰贏。

    A組發言: 太陽怎么(me)會是活的(de)?它(ta)會說話、想(xiang)事(shi)兒嗎?

    B組(zu)回應(ying): 植(zhi)物是(shi)活的(de),你覺得(de)它會說話、想事兒(er)嗎?

    ……

    一輪輪交鋒后,C組(zu)成員問: 爭(zheng)太(tai)陽(yang)是不是活的,“活”的標準是什么?

    聽到這里,對陣雙方又來勁了。A組說,活的要會繁殖。B組說,活的要跟周圍有能量(liang)交換。

    這時,老師插話,爭論的焦點不是太陽,而是“活”的標準。A組的活是生物(wu)學標準,B組的活是(shi)天(tian)文學標準。

    程紅兵總結,薩拉如此教學的意義不僅在生物學的生命標準,更在于讓學生的科學思維能力在課堂迅速提升,體現在對聯想和類比的訓練及面對爭議時溯源的思(si)路(lu)。

    接著,他舉北京十一中(zhong)歷史教師魏勇講授《美國獨立戰爭》的例子。

    魏勇播放了從美(mei)國立場講述這(zhe)段歷史的片子,學(xue)生看完明確觀(guan)點后。他又播放反映同樣內容的紀錄片,不同的是,這是站在英國立場拍攝的。片子放完,一些學生(sheng)開始動搖觀(guan)點。

    程紅兵說,同樣一段歷史,兩個不同觀點同時涌向孩子,思維一下就被激活了。孩子就不是簡單的接受現成答案,我們要找答案、要找知識,但請注意(yi),我們還是要培養孩子辨析、質疑(yi)的能力。

教師(shi)賽課

京(jing)溫教師同上《蘭亭(ting)集序》

    研討會上,溫八高的教師與外地教師同講一個內容。其中,溫八高語文教師林聰與北(bei)京市特(te)級教師何郁先后講(jiang)解《蘭亭集(ji)序》。

    一幫教師站著聽完課: 當天,林聰率先開講,盡管校方安排了較大的多功能室,但因為人多,不少教師只得全程站在教室后方聽課。林聰剛上課,就讓學生朗讀課文,在講述時代背景后讓學生從每一段中找出作者表達情感的關鍵字。學生依次回答三個段落的關鍵字“樂、痛、悲 ”。這時,她讓學生以學習小組為單位,討論相應段落中哪些句子對應關鍵字。接著,邀請學生上臺,和她一起逐句分析文本。其間,不時總結分享感悟。每分析完一段,她會讓學生根據剛才體味到的感情,再次朗讀課文。最后,她梳理文中情感,給學生講述作者熱愛生命批判莊周“一生死”“齊彭殤”的生死觀。
    角色扮演王羲之與莊周: 何郁老師的課在一間報告廳舉行,上課后,他也是先讓學生朗讀全文。他說: “這一課挺難,要討論生死,你們十六七歲正是朝陽,像我50多歲可能還有一些感受可以說。”接著,他在PPT上展示出了“樂、痛、悲 ”三字,逐句分析第一段如何與“樂”對應,其余兩段則交給學生分析。在講到第三段時,他問: “王羲之贊同莊周的生死觀嗎?”有同學答,不贊同。于是,他邀請該同學和他角色扮演。“我是莊周,你是王羲之,我認為(wei)生(sheng)(sheng)死(si)無區別(bie),你為(wei)什么反對(dui)我。”學生(sheng)(sheng)說,“ 人(ren)活得(de)久一點,留給世人(ren)

的就多一點,你怎么能說生死是一樣的呢?”“對,小伙子,王羲之就是你這么(me)想的(de)。”就(jiu)這(zhe)樣,何(he)郁在互動中(zhong)向學生傳達了(le)作者的(de)觀點。

    除了這兩位教師,溫八高數學教師李雪純與山東省特級教師王文清、溫八高英語教師紀健與重慶市高級教師王文姝、溫八高物理教師錢康與北京市特級教師韓敘紅、溫八高化學教師王程程與北京市特級教師張雪清、溫八高政治教(jiao)師倪雯(wen)雯(wen)與浙江省教(jiao)壇新秀王雍斌分(fen)別進行了賽課(ke)。

(本文原載《溫州都市報》2018-11-26 07版 溫都記者 趙亮


密碼:
乐鱼官网